一个猫饼

我这么虚荣的人写文当然是为了红啊!!!
没有评论我写屁同人

【宏晋】一个有关包养的故事(1)

1

“一杯伏特加马提尼,摇的,不要搅。”

吧台后留着一撮小胡子的酒保暧昧地冲他露出一个微笑,总裁敷衍地点点头,抬手松了松脖子上过紧的领带。

宴会厅里的灯光在舞曲响起时暗了下来,像是按下了这场不知由头的酒会各取所需的开关。红唇黑发的经纪人带着一群或机灵或懵懂的十七八岁小男孩四处奔走,对西装革履的男人打着甜到滴蜜的招呼。总裁刚从一场糖衣包裹的枪林弹雨中脱身,此时揉着太阳穴端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被辣得皱起眉头来。

他忍住呛咳的冲动勉力将酒咽下,强自镇定地将目光越过酒保调笑的脸投向原处,却在触及角落里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时顿住。

“这个?”灵醒敏锐的酒保总能在各种酒会上吃香,“这个听说是个小歌手,当年刚出道时红过一阵,后来就没声息,听说去国外读书了?最近刚回来准备发片,人倒是长得不错,就是年纪实在大了点……”

我知道啦,要你讲。

总裁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仰脖喝掉杯子里剩下的酒,留了双倍的小费在桌上,十分帅气地起身出门叫司机,无视酒保脸上再次出现的【我懂得】表情。

伏特加马提尼不好喝,下次还是不要学邦德了。

2

热浪翻滚的夏日,落在眼睛里的汗水,箱子边角上划破皮肤的木刺,包裹在海绵里的唱片……

整齐的牙齿,神情有点羞涩,眼睛很大地睁着望向镜头,每一张画报上都是不同的表情……

笑着的脸,佯装生气的脸,唱歌时专注的侧脸,不好意思地说着“请多支持”的,闪闪发光的笑脸……

总裁从梦中醒来,窗外依然很黑,房间的冷气依然呼呼地吹着,身上却几乎汗湿了床单。饮酒后轻微的头痛袭来,他慢慢地走下床,扶着腰给自己倒了一杯冷水,在黑暗的房间中央站着,小口小口地喝完。他喝得很快,又或是喝了很久。

他终于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3

第一次和小歌手见面是在公司附近的餐厅,总裁一整个上午都有点心神不宁,偏好像全世界的文件都积压到同一天需要处理,他将阿司匹林和着咖啡吞下,终于到达餐厅的时候已经将近正午了。

总裁在马路对面就看到了小歌手,小歌手捧着一杯颜色奇异的果汁坐在窗边,双脚像小孩子一样在桌子下前后晃来晃去,感觉心情很好的样子,一点都没有作为公众人物的自觉。总裁在看不见他的餐厅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推开了深色的玻璃门。

对于这种事情,总裁其实没什么经验,不过按照商业上的经验,他还是让惯于合作的律师草拟了一份合同,强行无视了对方脸上与前晚酒保别无二致的表情。

“诶你来啦!”

小歌手的声音欢快地响起,“快坐快坐,刚才我点饮料的时候也帮你点了一杯果汁,天气这么热你一定口渴了快喝吧~”

总裁稀里糊涂地坐下,在小歌手殷切的注视下端起身前颜色诡异的液体灌了一大口。

呃,好酸!原来是奇异果汁吗!

看他表情诡异地吞下嘴里的液体,小歌手脸上的笑意似乎更明显了点。

好的,果汁喝完了,现在要干嘛,先自我介绍还是先把合同拿出来,先自我介绍之后会不会没有插进话题的机会了,先拿合同的话会不会显得目的性太强了一点……

“你好,麻烦帮我们拿一份菜单。”

小歌手坦然地迎着他投来的目光,“不好意思哦,我刚录了一上午音,好像有点饿了。”他脸上露出了歉意的表情,让总裁觉得自己是克扣小孩饭钱的后妈。他点点头,看着小歌手迅速地投入菜单中去,悄悄松开西装口袋里捏着合同的手。

“你好,请问你们这里的招牌菜是什么呀?”

小歌手认真地听完餐厅的推介,转脸似乎想问他什么,却突然卡了一下。

“你看我都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黄伟晋。”

总裁伸出手跟小歌手滑稽地越过餐桌上的盘碟刀叉碰了一下,软软的。

“宏正,罗弘证。”

“那宏正,你要吃什么呢?”

小歌手的眼睛亮亮的,被盯着的人抬手摸了摸鼻子,心下有点明白为什么刚才报菜谱的服务员也是一副耳朵红红的样子了。

4

一顿饭吃得其实很愉快,小歌手聊起天来和他的人一样自然又大方,话算多却又不引人厌烦,总裁一边切牛排一边点头附和,居然恍然吃出了几年来最舒适放松的感觉。

他放下刀叉时小歌手盘子里才吃完不到一半,他早年做武行出身,吃饭速度比常人要快许多。

“宏正你吃得好快哦。”小歌手皱着鼻子看看自己的餐盘,有点嫌弃自己地切了一块大牛排塞进嘴里。

总裁抬头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小歌手腮帮子鼓鼓的像只花栗鼠一样,嘴角沾到的酱汁随着咀嚼一动一动地。他像是鬼迷了心窍一般,抓起手边的纸巾自然地蹭了上去。

小歌手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总裁终于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多么亲密的事情,收回手来尴尬地咳了两声,眼看着小歌手的眉眼快要弯起来,他谜之心虚地“那个,那个”了两下,绞尽脑汁地试图找个话题。

“那个,你知道你今天是来干什么的吗?”

话一出口总裁就后悔了,明明是你自己做出的亲密举动,现在说这个是要提醒对方不要逾越界线吗?何况你明明不想要和他是普通的……

“我知道啊!”

小歌手似乎终于成功把牛排吞进肚里,一脸正气凛然地看着对面被他气势所震的总裁。

“X姐跟我说了,你想跟我谈恋爱。”

什,么。

总裁已经没有能力把嘴合拢了。

“不是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呐,怎么把谈恋爱这种事看得这么随便呢,这是说谈就能谈的吗……”

总裁对着开始长篇大论碎碎念的人哭笑不得,该说这人是傻呢还是单纯过分,但总感觉有点不对劲的样子……

“……不过呢~”小歌手画风一转,又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来,“虽然你这人一开始有点随便,但是我觉得我还是蛮喜欢你的,所以……”

“……我们先从互相了解开始吧。”

“开,开始什么……”

“威你很烦耶,非要我再说一遍吗!”小歌手领口露出的脖子上开始泛起红晕。

“当然是开始恋爱啊!”

总裁西装口袋里攥得死紧的手指一个用力,汗湿后被洞穿的合同纸宣告了他连夜想出来的计划全面崩盘。

可是,我本来是想包养你啊……








一个非常奇特的梗,大纲向意识流,还没写到有趣的地方,请各位编辑部老师们不要剧透hhhh

重点大概是:这位总裁为什么要包养小歌手呢?

要评论!

评论(19)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