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猫饼

我这么虚荣的人写文当然是为了红啊!!!
没有评论我写屁同人

一个有关包养的故事(5)【完结】


19

总裁休了十年里第一个长假。 

他挽起袖子,从尘封的杂物间里抱出一个厚重的木箱。 

里面是阿嫲给他留下的所有影碟。 

他擦净箱盖上厚厚的尘土,随意抽出一张塞进影碟机里,巨大的液晶屏幕闪一闪,慢慢地显出夹杂着雪点的图像来。 

十年前,街角那家小小的音像店里,罗曼蒂克爱情片总是最受欢迎的。它们从阿嫲每周进回来的货品中被特别分类,放在展架上最显眼的地方,再经由他的手转交给满怀希冀的少年少女,或是面带笑容的幸福恋人。经年之后,它们霸道地占据了曾经被当做阿嫲嫁妆的大木头箱子的每一个空隙,等待着有一天被同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挑出,为他的主人展示自己迷倒万千少女的风姿。

他的主人靠着沙发坐在地毯上,背挺得很直。长期缺乏检修的音响时好时坏,在男女主角分离嘶吼的瞬间悄无声息,将屏幕上动作夸张的恋人衬托成滑稽的默剧。

啪嗒。

总裁像是很专注地被剧情吸引,一大颗水珠滑过他的下巴,在地毯上晕开一道深色的痕迹。


20

他用三天时间看完了箱子里所有的碟片。

第三天夜里,他从浅眠的梦中醒来,索性走到阳台上看星星。

捱过了最开始的难受,他反而不像自己想象中那么无措。

罗弘证不是早年偶像剧中失恋了只会哭哭啼啼的小姑娘,他是永远迎难而上的勇者,是擂台上打不倒的战士。

他同时还是影视公司的总裁,十分清楚地知道现在还是这种人设的剧,都是要赔钱的。

一大箱爱情片他在看完两三部以后便觉得套路相似,再也感动不起来。剩下的一大半时间,他都在对着闪烁的电视屏幕发呆。

总裁心里知道,只要他锲而不舍地联系小歌手,对方最多别扭一下,总还是会原谅他的。

他的小歌手,看起来一肚子精灵的点子,其实是个柔软善良的小朋友。只要他装装可怜,总会被原谅的。

但他不想这么做了。

他在望着那晚小歌手洒满碎星的眼眸时,想起了一个问题。

一个一开始被忽视,后来刻意掩盖着不去提起的问题。

他有感觉的,想赠送公寓钥匙的,想要正式提出交往的,是笑起来眼角有皱纹的二十七岁小歌手,还是抱着吉他清唱的十七岁少年黄伟晋。

他对他的感情,是年少的陪伴,经年的挂念,想弥补的遗憾,还是一些更纯粹,更诚挚,让商场上泰山崩于前而不动的骄子脸红心跳,靠近都会紧张,牵手也能冒汗的,弥足珍贵的东西。

他困惑着。

这几天他看着荧屏上漂亮的人们行走停驻,微笑或哭泣,眼前闪过的全是小歌手的影子。

其实小歌手跟十七岁影片里看起来很不一样的吧,他鲜少害羞也并不十分乖巧,私下里完全是活泼的小孩。他身上并没有总裁少年时幻想的柠檬香,衣服上洗衣液味道的种类完全取决于头天晚上住公司还是家里。唱歌时确实真挚,但写不出歌会把自己揉成鸡窝头,录不出效果会穿着拖鞋大裤衩在录音间里跳脚,他记忆中游刃有余的哼唱,不知道是多少遍精益求精,毫无形象地折腾自己的结果。

他只知道,小歌手喜欢城东的卤肉饭,城西的小笼包,喜欢南山的朝阳,北湖的落日,喜欢趴在练习室的木地板上写词,或是窝在自己办公室的长沙发上睡觉。他能跟菜场卖鱼的阿嫲相谈甚欢,也能和热衷高跟鞋和名牌包包的秘书小姐交换情报。他在牵手拥抱时出奇地大方坦然,却连被盯着超过两秒都会红了耳尖。

他依然困惑着,只是有些时候,答案并不是走出迷宫的唯一指引,构起回廊的墙筑在一人心上。

床边的杯子今晚空空如也,他将手伸向倒扣在桌上三天的手机。

他少年时看过一张影碟,说喜欢的时候不能讲喜欢,要说今晚月色真好。

那么我会说,牛奶已经喝完了。

我今天睡得不好。


21

他总在煮好面后多拿一副碗筷,开车时不自觉地描向副驾驶座,端起咖啡送到嘴边却忘了喝下去,最后任由它凉掉。

他明明是一个人生活的,但为何总好像忘记了什么?

微笑地叫着【宏正】的,唱歌的,牵着手的,越回想越觉得遥远的,模糊得快要消失不见的,是谁?拼命伸手也抓不住的,只能看他带着微笑坠落的,到底是谁?

……

总裁惊喘着醒来,浑身都是冷汗。

幸好是个梦,梦都是相反的,小歌手还在……小歌手?

他猛然扭身去看床头柜的闹钟,喀拉一声抻到了脖子上的筋,疼得总裁嗷地一声跳起来,天灵盖狠狠地磕到床头挡板上。

捂着脑袋嘤嘤嘤地蜷缩了好一会儿,总裁头晕目眩地辨认出时针刚指向六,顿时松下劲来瘫平在床上。

昨晚他心理建设了一个小时,终于凌晨三点拨出了给小歌手的电话,却在听到睡眼惺忪的小歌手沙哑的声音后溃不成军,磕磕巴巴竹筒倒豆子地说了一堆有的没的,就差把心路历程剖出来晒干给人家寄过去了。他脑子里乱糟糟的,小歌手后来说什么都只记得“嗯嗯”,直到对方温柔地回复完挂断电话,总裁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他让我早上十点去找他?

总裁的浅眠瞬间变成失眠,直到天光微亮才迷迷糊糊地睡着,做了一系列乱七八糟的梦,早早地把自己吓醒了。

反正天已大亮,总裁干脆直接起来洗漱。仔细刮掉废了三天长出来的胡子,总裁对着镜子里硕大的黑眼圈叹了口气,准备提前出发到公司合作的化妆工作室遮一遮。换衣服的时候倒是没忘记小歌手对他拿西装当制服穿的吐槽,特意选了一身秘书小姐在他生日时送的T恤和休闲长裤,在随后帮忙遮黑眼圈的化妆师那里得到“一下年轻了好几岁”的夸奖。

八点四十五分,总裁拿着化妆师姐姐支招推荐的奢侈手镯等在小歌手公司后门,靠在车前盖上轻轻抖脚。他自然是不太理解一根弯曲的钉子怎么变成爱情的象征的,但另一只一模一样的手环已经被以配饰和衣着不搭配为由半强制地取代了他左手上石英名表的位置,他也只好硬着头皮揣着手镯过来。让衣袋里手机不停震动的即将成为第23个来自秘书小姐的未接电话,总裁的腿保持跟手机一样的频率抖动着,时刻提醒他——装死三天不上班已经是极限,如果今天搞不定小歌手的话,总裁不仅可能失去男朋友,还有可能被迷妹秘书小姐撂挑子后的工作直接压死。

“嘿!”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总裁一个激灵,还没来得及开口,小歌手已经轻快地走到车旁对他歪了歪头,拉开门坐了进去。

总裁一下子琢磨不透小歌手的心情,又怕说错话再惹恼了他,只好默默地揣起礼物,自觉地坐上驾驶位,刚拉好安全带,一部手机递到他眼前。

“我帮你调好导航啦,就按着这个开吧。”

总裁依言发动了车子,路上一直拿眼角的余光瞄小歌手。小歌手看起来心情还不错的样子,轻声哼着歌望着前方,他今天也穿着白色的休闲款,看起来倒像和自己是情侣装一样。总裁心情明朗了些,目光向下瞟到小歌手空荡荡的手腕,好像还差点什么,如果衣袋里那支白金的手镯套在这里一定更合适……

“绿灯了,看车,不要看我。”

小歌手声音平稳,耳朵却红了一点。

总裁连忙转回头,偷偷勾起了另一边的嘴角。


小歌手的目的地不远,往南开二十多分钟,是一个别墅区。总裁以前购置房产时考虑过这里,最终因为离公司太远作罢。小歌手似乎跟警卫很熟的样子,他摇下窗冲着保安亭笑了一下,人高马大的警卫就挥挥手放行。总裁惴惴地跟着小歌手的指令在里面绕了几个弯,堪堪停在一栋半山别墅前。

小歌手解了安全带就想下车,总裁眼疾手快地拽住他的手腕,“等等,”小歌手真停下来他又讷言,只能就地掏出口袋里的小盒子。

“我,我给你准备了礼物。”

“诶?”小歌手好奇地打开礼物,看清内容后扑哧一声乐了。

“怪不得你也戴着这个,”他笑盈盈地取出手镯戴上,弯着眼睛问他,“现在ok了吧?”在得到总裁肯定后滑溜地下车,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凑到跟前拍拍总裁紧绷的肩膀。

“宏正等下不要紧张哦~”

他们说话间穿过前院到了门厅,小歌手驾轻就熟地推开门,嗓音优美地唤到。

“老爸,老妈,我们回来啦~”

22

总裁僵硬地坐在餐桌前,一小时前,随着小歌手一声吼,他的同行前辈——小歌手所在娱乐公司的总裁套着围裙、手拿锅铲,满嘴叫着“鹅子”出现在他眼前,小歌手在门背后偷笑;半小时前,他被迎到沙发上,接受眼睛和小歌手一般又大又亮的美貌女士目光诡异语气轻柔的查户口三百问,小歌手在另一边用果盘挡着嘴偷笑;十五分钟前,他忍不住自告奋勇去厨房帮忙,小歌手跟着在冰箱后面偷笑;而现在,他脊柱和笑肌僵硬得像钢板一样坐在餐桌旁,小歌手居然把整个脸埋在汤碗里偷笑。

罗弘证觉得他的人生就是被三顿饭支配的,第一顿他有了个男朋友,第二顿他男朋友差点没了,第三顿他直接见了男友的爸妈。

人生大起大落来得太快,居然没穿西装没带表两手空空地来见了对方父母。

“宏正,宏正,”坐在对面的伯母夹过来一筷子肉,总裁连忙端碗去接“快吃吧,我们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弄了几个菜,大部分都是伟晋爱吃的,你试试合不合胃口。”

“什么叫随便啊,做了几个小时呢。”旁边的伯父似乎从自己进门就有点忿忿的样子,哼哼唧唧地,突然脸色一变闭嘴了,像是……在桌下被踩了一脚。

“没事啊宏正,”伯母依然端庄地微笑着,又给他夹了一筷子,“喜欢吃什么跟伯母说,伯母下次给你做~”

总裁连声称好,使劲感谢了一番,最后眼看伯母夹的菜在碗里越堆越高,才低头开吃。

“哎哟妈~”小歌手似乎终于把头从碗里拔出来了,“你干嘛对宏正那么好啦,搞得他才是你亲生儿子一样。”

“喂黄伟晋你多大还要吃醋,还小朋友吗。再说,宏正以后迟早是我亲儿子嘛,是吧宏正?”美伯母话风一转,眼睛亮晶晶地望向他,低头扒饭的总裁突然呛住,惊天动地地咳嗽起来,小歌手吓了一跳,急忙过来帮他拍背。总裁在涕泗横流的咳嗽间隙隐约听见一句“我还没同意呢!”后来就没声了,大概是又被踩了一脚。

23

饭后总裁还想帮着洗碗,被伯母豪气地一挥手打发上楼去,美名其曰让小歌手带他参观一下房间。小歌手在自家母亲视线内时还好好地走着楼梯,拐了个弯就像兔子一样飞快地蹿走了。总裁反应了两秒回过味来,长腿一迈三步并作两步跨上楼,成功地在小歌手锁门之前将他堵在了房间里。

“你现在跑不掉了。”总裁回想着短暂的演艺生涯中见过的反派角色,努力地摆了个阴测测的表情,一步步向房间中央的小歌手逼近。“你要不把今天的事解释解释给我听。”

小歌手笑得在地上打滚,举手投降,“我解释,我解释”,伸手指了指门边的墙上——“你先把灯打开。”

总裁自认为狠狠地瞪了小歌手一眼,隔了这么几天终于看到他笑得那么开心也没什么脾气了。反手摁下墙面上的开关。

四面墙边的顶灯亮起来,总裁这才看到,房间里立着几个偌大的木柜子,里面装满了小歌手的各种东西。从小时候的奶嘴小奶瓶儿到国小时歌唱比赛的奖状,从他收到的第一把吉他到他第一次弹坏的拨片。当然,还有总裁梦寐以求的,小歌手酒吧告别演唱会的宣传碟片和门票存根,每一张都整整齐齐地码在格子里,柜面的玻璃纤尘不染,干干净净。

总裁仿佛被失语击中,“这是……”

“如你所见,这是我从小到大所有'周边'。”小歌手耸耸肩,“我爸三十年前是整个娱乐圈眼光最准的伯乐,不过据我妈说,自从我出生之后他就成了我的super fan,开启了他的收藏癖时代。

我从小就喜欢唱歌,他在我国小的时候就准备好给我出专辑的一切事宜了,只要我想,顶级的制作人也可以为我stand by。但是想想也能知道,有这么一个老爸是一件很……不好说的事情。国中的时候我组了乐队,会出去参加一些比赛,有个被我们打败的对手稍微听说过一点我的家庭情况,就到处说我是因为我爸的关系才赢得比赛的。那时候比较叛逆,所以一气之下就跟他打赌,不用老爸他提供给我的任何资源,自己带着乐队去酒吧驻唱磨练,如果这样还能被星探发掘签约,那才能说明我们的真正实力。还好我老爸只是喜欢收藏不太喜欢秀出来,所以他的员工大部分都不认识我。一年之后我的乐队还是被我爸公司的星探发现签约,我才挺胸抬头理直气壮地发了我的第一张专辑。

因为我妈限制他只能用一个房间来放我的东西,所以这里就是他的全部收藏,当然,也包括你想要的那张演唱会宣传影碟。”

小歌手抬眼看向总裁,“不过当时我故意没有透露碟片都发给了谁,他找来找去也只找到两张,以老爸的脾气,是绝对不可能分你一张的……”

“包养合同?”总裁黑脸,小歌手怂怂地缩了缩脖子。

“接到你秘书电话的总裁特助是我亲堂姐,所以我其实早就知道了……”

总裁一直维持黑脸,小歌手越说越小声,开始觉得有点不妥……

“宏正,”他扯扯总裁衣角,“你真生气啦……”

总裁转体180度,将衣角挣开,继续黑脸不说话。

“喂,”小歌手急了,转到总裁身前,“好啦对不起啦,我给你道歉嘛。”

总裁抬下巴望天,意思是“你错哪儿了”。

小歌手弱弱地绞手指,“我知道,我不应该装作发现合同生气了,也不应该不理你就走,可是,可是当时我真的有点生气啊,又很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想要包养我,谁知道你后来说出那么惨烈的一个故事,我整个脑子乱乱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只好走了……

小歌手垂头丧气地说着,没注意总裁越凑越近,闪电般出手——使劲弹了他脑门一下。

“嗷!”小歌手痛得跳起来,刚想大声骂人,突然对上总裁依然阴沉的脸色,又气又怂,语气急转直下。

“干!……干嘛啦。”讲到最后还有点委屈

“你还好意思问我!”总裁叉腰,“被你骗这两天我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那个眼泪像台风暴雨一样哗哗直流,一边流还一边担心你生气要跟我分手,茶饭不思瘦了五斤你知道吗!”

小歌手被突然崩了稳重寡言人设的总裁惊了一惊,又有点不服气地顶嘴,“你还说我,明明你自己也骗我啊!”

“哦?”总裁眼睛都瞪大了,“我哪有骗你?我是没提早告诉你合同的事情,但那是等待时机,没有说假话骗你好吗!”

“你骗我说想包养我,想赞助我的梦想,想让我帮你找以前的碟片,但是你现在明明是想跟我谈恋爱啊!”

小歌手一句话吼出去,两个人一齐愣住了,小歌手和总裁面对面站在房间中央,脸红红的,耳朵也红红的。

“好啦,”总裁先服软,拉着小歌手坐到房间另一边的沙发上,“现在还很痛吗?”

小歌手还气鼓鼓地像个金鱼,“痛死了。”

“那我给你吹吹。”

小歌手依言闭上眼,感觉一个柔软干燥的东西轻轻地在额头上碰了一下。

他陡然睁大眼睛,总裁的脸色看起来比刚才红得更厉害了,他轻咳一声,若无其事地问: “现在好点了吗?”

小歌手似乎想摸摸额头,抬了一半手又放下来。

“好像没有,”他脸颊热得快要爆炸,微微颤抖着扬起头,“要不你再吹吹?”


后记

【震惊:过气翻红歌手与娱乐公司总裁恋情曝光!包养还是正经恋爱?】

本报讯:日前,歌手黄某与某上市娱乐公司总裁罗某多次同出同入市中心的高等公寓,疑恋情曝光。当事人公司发言肯定了两位的恋情,发言稿原话为:“多谢你们,终于有人陪我们吃狗粮了,我们表示很开心。”据悉,歌手黄某出道甚早,曾经过气十年,终在去年凭借一张业内顶级制作人制作的专辑二次翻红,专辑里所有歌曲均为黄某自己作词作曲,整张专辑描写的是陷入恋爱的甜蜜心情,而今不由得令人深思。娱乐公司总裁罗某早年当过武打演员,颜值身手不在话下,而今也凭借自己的公司成为数一数二的钻石王老五。霸道总裁恋上翻红歌手,多数网友表示看好祝福,也有少数人质疑称,刚跟总裁谈恋爱就跟那么多大牌合作出了专辑,很难想象这是正经的恋爱关系。那么各位看官,你觉得这是包养还是正经的恋爱关系呢?


清晨五点五十,枕头下的手机开始震动,一只手伸出来摁灭了闹铃。总裁揉揉头发,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下床,好好地把被子重新掖回去才打开电脑。

屏幕上是某同人周边倒卖网上的拍卖,标题是:【森气!爱了十年的爱豆跟我财经杂志上的男神在一起了!他再也不会上一年一度的福布斯单身精英榜了看不到一年只有一次的罗总裁硬照了啊啊啊啊我要对我爱豆脱粉一星期,趁还没后悔把爱豆古早写真挂出来卖一卖补贴家用!】。可能因为爱豆抠脚十年又翻红,小歌手的老粉都表示情绪十分稳定,总裁在公布恋情之后迷之兴奋地在各大二手网站蹲守良久,居然一个要脱饭出周边的都没有。唯一的这个拍卖总裁已经蹲了两个星期了,今天早上六点!就是拍卖的截止时间,现在的最高出价是六百多,只要他在最后一分钟出一个远高于最高的价格,这个写真集就一定是他的!

最后一分钟,总裁出价一千,出价完还剩30秒,总裁兴奋地抖着腿盯着电脑屏幕,想要见证彻底拥有古早写真集的一刹那。

五,四,三,二,数字飞快地跳转了一下,接着就出现一个拍卖结束界面。

拍品【我爱豆的古早写真】被买家【鹅子么么哒】以【5000元】拍到!恭喜买家【鹅子么么哒】!

总裁目瞪口呆,汪地一声哭出来。

为什么今天也没竞争过岳父大人啊啊啊啊!

蒙着被子的小歌手看着书桌前的总裁偷笑,举起手机拍了一张失意的背影发上微博,tag:

#今天总裁买到周边了吗?#

他知道,几分钟后,评论区就会出现成千上万条整齐划一的:

没有!




写完了,好困。

我发现我挺容易快结尾就不想写了…

大概是完结综合征。

所以下次【如果有的话】我预告还有几章结局就可以【适度】催更了…

亲测,一边打call夸文一边催更有奇效,不信你试试。

重要的事:今天也要把你的评论和小心心小蓝手留在这里~

重要的事x2:有一个番外,叫《总裁不知道的事》

所以补药太快对我放弃治疗…

评论(1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