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猫饼

我这么虚荣的人写文当然是为了红啊!!!
没有评论我写屁同人

【圣诞贺文/男友粉番外】踏雪

1

仲堃仪是在大礼堂第一次见到孟章的。

那时孟章刚17岁,个子小小的,跟着参演的第一部剧剧组来均天大学宣传。那天舞台的大灯坏了,昏暗的顶灯把一众妆容精致的主演映得好似牛鬼神蛇。孟章安安静静地坐在最边边的高凳上,一会儿看看头顶的结构一会儿看看身边的机械,眼睛亮晶晶的。仲堃仪在观众席里,眼神控制不住地往他身上飘,少年似乎有所察觉,转过脸刚好对上他的视线,歪头冲他笑了一下。

女主持刚好在这个时候cue了他一个关于音乐的问题,那个小小的笑容被仓促地收回了。小新人敛了神色,一瞬间仿佛变回了剧中背井离乡追逐梦想的贝斯手,却在下一秒被起哄要唱首歌的时候红了耳尖。

他有些苦恼地咬住下嘴唇,挠了挠头。

他说,今天是平安夜,那我就唱两句和圣诞有关的歌好了。

“雪霁天晴朗”

“腊梅处处香”

“骑驴把桥过”

“铃儿响叮当”

那天过后,仲堃仪只记得孟章歪着脑袋的笑容,记忆中少年的轮廓沐浴着温暖的黄光,延伸出一种毛茸茸的质感,像个生错了季节的水蜜桃。还有他的声音,带着一点点变声期快结束的沙哑,轻轻地划过仲堃仪的胸口,留下微弱的,挥之不去的痒意,不是桃子又是什么呢?

响叮当,响叮当,响叮当,响叮当~

你看,雪絮絮地下起来了。






2

再次见到孟章已是次年四月了。

工作人员领他到了摄影棚,拍拍正在化妆台上埋头做题的男生。

“小孟,这是你这次广告拍摄的搭档,他叫仲堃仪,你们认识一下吧。”

男孩连忙站起身,礼貌地向他问好。再抬眼时脸上带了些迷惑。

“虽然这样听起来似乎有点像搭讪,但是我想问一下,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

又来了,那个有点羞涩的笑容,和那个亮晶晶的眼神。

“去年你去钧天大学宣传的时候我在台下,可能是那时候见到过吧。”

“我还看了那部电视剧,你演得真好。”

“特别有灵气,要是我什么时候能跟你一样就好了。”

孟章啊,我就是在那场宣传上被你所在的公司发现,又是因为想到你才鬼使神差地签了约。

仲堃仪看着眼前摆手说着没有没有嘴角却咧到了耳根的男孩。

不过这些事情,我一个人知道就好了。






3

孟章被嘱咐过要多带带新人仲堃仪,拍了广告又拍杂志,每天有十多个小时混在一起,岁数相近的两人很快就熟络起来。

工作在三天后的上午告一段落,两人吃完午饭已经下午两点过了。仲堃仪拿着包刚准备上车,就看见孟章追了出来。

“仲堃仪!”

“哎怎么了,你慢点儿跑。”

少年跑到他面前,呼哧呼哧地喘气。

“你是要回学校吗?我能跟你一起去看看吗?”

啊?仲堃仪还没反应过来。

“我,我准备考钧天大学表演系,上个月已经通过面试啦,一直想好好地看看这所大学。”

少年低头,小小声地说,“其实我对自己文化成绩不太有信心,要是考不上的话...”

“好啊!”略带沮丧的碎碎念被眼前人打断,仲堃仪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走,哥带你去逛逛你以后的学校。”

坐在出租车上,孟章有点兴奋。

“仲堃仪,钧天大学是不是很大啊?”

“是呀。”

“表演系是不是很多帅哥美女,还有很多卧虎藏龙的老教授?”

“对呀。”

“那...诶?对了,你的下个工作是什么呀?”

“应该要发个单曲吧,老板给了我一个demo。”

“对呀,我差点忘了你是学音乐的。怎么样,曲子好不好听,难唱吗?”

“我好像还没听过你唱歌呢…”

孟章啊,你这样看着我,我是不可能说出任何拒绝的话的。

“那我给你唱一段吧。”

仲堃仪调出了手机里的音频,跟着音乐轻声哼唱起来。身旁安静下来,他唱完第一段回头看时,才发现孟章已经歪向另一边睡着了

一边工作还要一边兼顾高三学习真是辛苦啊,仲堃仪抬手,虚抚少年眼下的青黑,最后还是轻轻地把他快要磕到车窗上的脑袋揽到自己肩上,坐直了身体让他靠得舒服一些。

午后的阳光有些燥热,司机伸手打开了车上的空调,沉寂一冬的浊气被排出来,须臾消散在空气中,舒适的凉风吹在身上,夏天就要到啦。






4

9月的时候,升入大三的仲堃仪逃了一上午声乐课,混进了二年级迎新的队伍。

夏末的日头最毒,仲堃仪汗流浃背地站在校门口,灌下去三瓶矿泉水,婉拒了两拨将他当成新生主动上来带路的师弟师妹,给五位真正的新生指明了宿舍方向,才终于看到拉着个半人高箱子的小孩儿。

“孟章!这儿呢!”

少年循着声源找到他,很明媚地笑起来,朝他挥挥手。






5

孟章高考文化分差了一点,没上成表演系,调剂到了木偶表演系。仲堃仪有些扼腕,他自己倒不甚在意,反过来安慰仲堃仪这样正好能多学一门技能,增加演戏经验。那段时间公司没给他俩分配什么工作,仲堃仪乐得清闲,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带着小新生孟章到处去浪,室友执明偶尔也跟着凑凑热闹。结果半学期下来,孟章和二狗执明已经是勾肩搭背的兄弟了,仲堃仪还怂得搂个肩膀都要纠结半天。

坏消息传来那天他们仨正在火锅店里大快朵颐,仲堃仪刚挡开二狗的筷子捞了一勺牛肉到孟章碗里,就看到手机屏幕疯狂地闪烁起来,他回头看看握着同样不停震动的手机一头雾水的孟章,心里渐渐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什么?你俩那小公司的经纪人带着最红的两个艺人跑路了?!!”

“好像...是的。”

“跑了几个经纪人?”

“两个。”

“一共有几个?”

“真正干经纪人活接活动的...三个。”

“......”

“最后一个听说消息之后直接辞职了。”

“这他妈是假的吧?今天是啥,巴基斯坦愚人节?”

“应该是真的,我看到新闻通稿了,刚出的。”

他看着身边的孟章,少年似乎还沉浸在现实版江南皮革厂剧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震惊中,低着头一言不发。

他突然想起,今天好像是平安夜。

一年前,他在台上,在名字出现在刚才新闻里的人身边神采飞扬地介绍着自己的角色,他在台下,几乎被他眼中的星辰夺去呼吸;一年后,他就在他身边,距离不过20厘米,他看着他眼中的光熄灭下去,无能为力。

天气预报说,今年冬季有五十年一遇的大雪。






6

孟章小时候身体不好,每个冬天基本都泡在药罐子里,夜里热水袋的温度散去后被子里就再也暖和不起来。苦涩,湿冷,是孟章对冬季最深刻的印象。

成年后的第一个冬季似乎格外漫长,他这样想着,朝冻得通红的手上哈了口气。

下一刻,手里被塞进了一个灌满了热水的玻璃杯,仲堃仪俯身帮他把围巾理好。

“走吧,去吃饭啦。”

孟章跟着他走出教室,在感受到砭骨的寒风时往大围巾里缩了缩,只剩一双眼睛眨巴着露在外面。

“这么冷啊!”

仲堃仪回头,看他缩得像个小鹌鹑一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要不我们跑过去吧,跑跑就不冷了!”

孟章被他不由分说地拉住,踉踉跄跄地跑了起来。雪天路滑,他们一路跌跌撞撞地,跑到饭堂也没刹住车,扑在了门口的大柱子上。两人惊魂未定地喘着粗气,四目相对,终于一齐大笑起来。

他的手可真暖和啊。孟章想。

冬天应该快要过去了吧。






7

然而这个冬天的结束方式令所有人出乎意料。

仲孟狗三人再次相聚已经是第二学期了。仲堃仪一边撸串一边吐槽二狗自从去年圣诞之后就不见人影,莫不是在外面养了汉子乐不思蜀了,孟章在旁边笑嘻嘻的帮腔,等着看二狗怎么怼回去。谁知执明今天自从来了之后就一直深沉地喝着啤酒,被怼了也只抬头看一眼,眼神复杂。

仲堃仪慌了,孟章慌了。

二狗叹了口气:“那啥,我问你俩个事。”

“你俩还在那公司里待着吗?”

嗯?

“在啊,我俩合同又不能解,怎么了。”

“啊...那就好...”

二狗低头,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头上挑染的一撮紫毛更加鲜艳了。

“我就想告诉你们......我把你们那公司买下来了。”







8

哦。

啊?

啥?!!!







9

装完逼后捧腹大笑的二狗被反应过来的两人联手胖揍了一顿,勒令他赶紧地解释清楚。

“饶命啊二位大侠,这件事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我爸看我快毕业了给了我一笔启动资金做投资我看你们公司挺不错的之前濒临破产价格又低就把它买下来了。”

......

“你爸是谁?”

“天,天权集团董事长。”

仲堃仪头晕目眩。

求助:伙同暗恋对象把钧天首富的儿子揍了一顿,怎样才能保我俩平安?

“你咋不早说你有个外号叫校长呢...”







10

“不是,你们别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我啊,我虽然不懂公司管理但我没蠢到把所有钱都用来买你那破公司呀,我留着一半做年薪去挖我爸的副手过来帮我管公司了...”

“那挖到了吗?”

“...没有,公孙叔叔说他月薪都不止这个数...”

“......”

“...不过他同意派他儿子来帮我!那家伙是我发小,可厉害了,简直跟打娘胎里出来就开始学管理一样,和我一个岁数,已经在集团下属娱乐公司做到中层了,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这次他帮我偷了一个超棒的剧本过来,别提有多适合你俩了...”

“执明...”

“嗯?”

“我们这破公司哪儿不错了?”

“这,这不是有两个艺人挺不错的嘛...哎我说真的,你俩哭啥,俩大老爷们的,你这一哭我都有点想哭了...”

“到时候给我好好演听见没!外面好多人等着看我笑话呢...”







11

随后,孟章和仲堃仪度过了这辈子最忙碌最崩溃的春天和夏天。

光杆司令执明几乎一无所有,拍摄场地和器材是向天权集团打借条借的,服装师是公孙钤赊着人情请的,演员人不够,孟章硬着头皮找了前一部剧合作过的齐之侃,仲堃仪直接坑蒙拐骗把刚从加拿大回来的发小蹇宾拖进了剧组,执明最庆幸的大概是自己当初混吃等死地选了导演系,一撸袖子当起了总导演。执明和公孙钤每天都厚着脸皮蹲在天权娱乐公司门口,抓到一个拍过戏的就甜言蜜语地请他当顾问指导指导,最后天权下属所有公司前台的小姐姐看见太子爷都绕着走...

就这样鸡飞狗跳地过了5个月,执明还真把一部10集的电视剧《天枢传》给搞出来了。孟章在里面饰演了一个一心想摆脱世家挟持的少年君王,仲堃仪是他一手提拔野心勃勃的寒门世子,蹇宾和齐之侃分别饰演了一个敌对国家的王和上将军,连执明也本色出演,客串了一个不理朝政的王。

等执明终于把过审的《天枢传》投出去之后,孟章松了一大口气,疲惫像海浪一样涌上来,他倒在床上,睡了5个月以来第一个好觉。







12

《天枢传》没糊。

《天枢传》爆了。

孟章有点近乡情怯,作品推出了反而不敢去看观众的评价,索性瘫在家里打了一个星期游戏,再出门时整个天都变了。在被第三个路人问“你是孟章吗?”之后他慌不择路地逃回家,抖抖索索地打电话给仲堃仪。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呀。”对方也像是在梦中一般,“我前晚上刚跟执明剪完最后一集,睡了一觉出门,已经有人来要我的签名了...”







13

后来他们才知道《天枢传》宣传的时候执明的父亲偷偷地出了力。

但是不管怎样,孟章和仲堃仪都猝不及防地红了。

公孙钤在天权集团的帮助下迅速地重组了公司,孟章和仲堃仪的活动也逐渐排上日程,两人俨然过上了艺人的生活,每天忙得脚不沾地,聚少离多。

努力了大半年,这个秋天的果子真是分外香甜呀。







14

又是一年圣诞季。

孟章洗完澡出来,看到手机上有一条未读短信。

【孟章,平安夜快乐!】

失笑。

【仲老师也平安夜快乐】

还没放下手机,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

对面的声音带了些笑意,听起来空旷而辽远。

“孟老师”

“平安夜快乐呀”

孟章懒洋洋趴在床上拨弄着白色的刘海。

“嗯,你也平安夜快乐”

仲堃仪似乎又笑了一下。

“孟老师今天没戏吗?”

“没有,导演给放了假,今明两天没排我的戏,都给二狗了。”

“那孟老师想不想我,”

那人突然问起不着边的问题,不等答话,自顾自地又说起来,

“我好想孟老师啊...”

啧,就会撒娇耍赖,不行,怂。

孟老师决定撩他一下。

“想啊。”

“我也挺想你的。”

对方似乎噎了一下,孟章想着他吃瘪的样子,偷偷地笑了起来。

“本来还想给你个惊喜的啊...”

对面飘来这么一句话。

“孟章。”

“嗯?”

“你下来吧。”

什么?

什么?!

仲堃仪?!!

孟章飞快地套了外套和鞋子冲下楼,却在看到那个身影时放缓了脚步。

酒店的侧门对着一个篮球场,此时已被薄薄的积雪覆盖。那人站在一个篮球架边上,背对着孟章,雪上留着两排清晰的脚印。

孟章走近几步,才听见他似乎在哼歌。

“雪霁天晴朗”

“腊梅处处香”

“骑驴把桥过”

“铃儿响叮当”

“孟章,这是我第一次见你时你唱的歌。”

仲堃仪不知何时转过身,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到今天,刚好三年了。”

仲堃仪走到他面前,直直地望向他眼底。

孟章啊,你看,自从遇见你,我就再也无法将目光转移。


孟章听见自己轻轻地叹了口气。

他拉着对方大衣的前襟,微微踮脚,吻上了仲堃仪。







15

甜甜的。

他真像个水蜜桃啊,仲堃仪心不在焉地想。

于是他拉开大衣,把小水蜜桃密密实实地裹进来,低头再次吻了下去。







16

响叮当,响叮当,响叮当,响叮当~

共度好时光。








彩蛋:

陵光:“我和孟章同岁,他上学早我上学晚,我俩差两个年级,仲堃仪比孟章大两岁,执明比仲堃仪大一岁,你和执明同岁…”

“所以你只比我大三岁?”

“是啊,我小学跳级,十六岁就上大学了,大三开始进天权干活,现年24岁,工龄6年,有毛病吗?”

“…我一直以为我跟个大叔谈恋爱呢。”

“…”

“…你十六岁上大学同班同学都没看出来?”

“…没有。”

“看来你确实长得显老。”





迟到的圣诞贺文

共度好时光~

一二段之前发过,合并了

我真的很喜欢评论,请用评论宠爱我!

评论(28)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