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猫饼

我这么虚荣的人写文当然是为了红啊!!!
没有评论我写屁同人

午后

tevan友情向






evan一开始并不清楚自己为何会与teddy交好。

其实原本不是多么相似的人。

团内有和他国籍相同的以纶和在语言问题上同病相怜的风田,对方也有穿衣风格非常相近的小伙伴伟晋...

他初归国时处于想交朋友却还比较害羞的状态,对方却在细致妥帖中自带一点淡漠疏离...

他会遵循日程按时去健身房锻炼自己,而对方是个喜爱重机和速度感的cool guy...

evan总觉得自己怎么看都是对方不会深交的无趣的人,但他们的友情在紧凑而琐碎的日常中萌生滋长,当他察觉时,已经发展到完全不能只用同期情谊来形容的地步。

就像现在一样...

难得的假期,阳光把木地板晒得暖烘烘的,他捧着全英文的大部头坐在长毛地毯上看书,中午吃过的汉堡在胃里缓慢地发酵,陈向熙枕在他大腿,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手里的游戏一刻不停。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两个人看电影,两个人去吃饭,或者两个人百无聊赖地待在一起,享受着独处的时光,零星的对话夹杂在大段的沉默中,气氛熨贴又舒适。

节目上无论是壁咚还是公主抱都很大方,私下里枕大腿睡一起也很自然,彼此之间的亲密距离一直缩小,为对方让渡出的个人空间越来越多。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与你已经如此亲密,提到朋友的定义就会想到你?

“evan怎么了?我有吵到你吗?”

回过神来,teddy正半撑起身看着他。

“诶,不会啦。”

“那就好,”

那人盯了他两秒,又顺势躺了回去。

“我看到你好久没翻一页,还以为你有被我打扰到。没有就好。”

他眨眨眼,没有调成综艺模式的大脑迟顿地意识到刚被亏了,对方又适时地引入了下一个话题。

“我刚看到旧照片,你还记得当时我们入团前第一次见面吗?你当时还完全是个学生诶…”

“诶?记得啊,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觉得你长得好漂亮…”

……

他曾看到一句话说,爱是两个独立灵魂的互相退让。

大概友谊也如此。














易柏辰上完综艺回来一打开门就看到地毯上的两个睡美人。


马振桓仰面躺着,头侧向一边,手边摊开的书被微风吹动,发出细微的刷啦声。teddy的靠枕直接垫在他腰侧,两个人在暖洋洋的阳光中睡成了T字型。


易柏辰还在蹑手蹑脚地换拖鞋,身后的连晨翔一个箭步窜了过去,跪坐在地毯边缘,像小动物一样轻轻地用鼻尖一下一下地蹭着陈向熙的脸,直到他眨眨眼,迷蒙地醒来。

“嘿”

眼神聚焦到连先生脸上,他慢慢地扯出一个慵懒的微笑。

“嘿”

连先生也笑着回应,眼睛眯起来,凑过去在他额头上面印了一个吻。

易先生表示被闪瞎。

地毯上睡着的另一个人似乎被旁边的动静吵醒,缓缓睁开了眼睛,左右扫了一眼,准确地找到了站在门边的易柏辰。

易先生对上那人有点迷糊又非常温柔的双眸,突然有点不知道自己该先走过去还说该说点什么,一时间呆在原地。

那人对着他弯起嘴角,于是他脸上也傻傻地笑起来。

“易恩,欢迎回来。”















一个小场景描写,是之前看过某一个马马和teddy的直播后想到的。
我还蛮喜欢他俩的相处模式的XD
小片段也要求评论~

评论(1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