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猫饼

我这么虚荣的人写文当然是为了红啊!!!
没有评论我写屁同人

ONE KISS UPON A TIME


序言:


海水飞向天空,


玫瑰开放在冬季,


北冰洋上出现了企鹅的身影。


错乱失序的时空中,


你又在哪里?









1


熊梓淇睁开眼睛时有点懵逼。


身边既不是温暖的池水也不是柔软的被窝,他似乎是站立着入睡的,以至于在恢复身体掌控权的下一秒重心不稳地向后倒去。


失重的感觉瞬间侵袭全身,他还没来得及本能地调整姿势,身体已经被一个温暖的手掌稳稳地托住了。


“诶欸,小心小心。”


他找回重心,惊魂未定地站起来,道谢着回身时才后知后觉地觉得刚刚的声音有点耳熟,然后在看清面前人的一瞬间惊叫起来……


“彭彭?!!”


而面前发髻高束没有刘海嘴上抹着奇怪颜色唇膏的小青年明显比他更惊讶……


“诶,梓淇哥?”


小孩儿把他上下打量一番。


“你来象山是……试妆?”


熊梓淇顺着他的目光低头往自己身上看去。


一袭白衣。


完了。


他想。


熊梓淇穿着一身宁为玉的戏服,遇到了强公公打扮的彭昱畅。


我应该是在做梦。









2


然而这一切都是真的。


而帮助他下判断的,不仅是象山呼啸的北风,古香古色的建筑和彭彭手机上显示的时间。


熊梓淇叹了口气,看向不远处手里还拿着剧本的彭昱畅。


彭彭颇有些手足无措地往后缩了缩,抬手挠了挠后脑勺。


“梓淇哥…”


是了,只有在那个他们俩相识还不满一个月的时候,他才会叫他梓淇哥。


如果这是个梦,那该是个多真实的梦啊。


熊梓淇心不在焉地想着,渐渐地又把注意力转到彭昱畅身上。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彭昱畅,青涩的,不自信的,没戏时一直紧张地踱步,把边角都卷起来的剧本攥到指节发白。


彭昱畅被他灼灼的目光一直盯着,步子迈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急,终于受不了一样,两步跨到了他面前。熊梓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一本厚厚的剧本挡住了视线。


“梓淇哥你别看了,”


他在数百页纸张之外闷闷地说。


“我知道这个没刘海的造型奇怪得很,也不太好看…”


谁说的。


熊梓淇几乎失笑。


小兄弟,你对自己的认知似乎有点偏差呀。


他觉得必须要做点什么纠正一下他了。


他捉住对方纤长的手腕。


是谁给你错觉让你认为自己有哪个时候不好看的?


他拉下横在眼前的剧本。


不管了。


他搂上他的腰,俯身。


反正只是个梦而已。


那人瞪得很圆的眼眸里映出他自己的脸,他阖上眼,轻轻地触上了少年微凉的唇。










3


再看清楚周遭环境时,他重重地掐了自己大腿一下。


嗷。


挺疼的。


不不不这还是一场梦。


因为这儿明显是个四面透风的摄影棚,而对面那个人仍然是彭老师。


或者说,过去的彭老师。


“熊梓淇?你不是在台湾拍戏吗?怎么跑回来了,还穿得这么…”


他像是在努力忍笑的样子,看起来对理应是一个月前发生过的事毫无记忆。


“低调。”


熊梓淇已经顾不上自己身上跟他时尚品味毫不搭界的“志明风”套装,也分不出精力思考要回答我是专门回来看你的还是我可能做了一场假梦。


拜托,这可是彭老师。


白西服,黑色小礼帽,背着贝斯的彭老师。


眼线晕到下眼尾成了小烟熏的彭老师。


路风时期的彭老师。


而他现在正笑得很可爱地看着自己,一只手还抬起来揉着似乎有点不舒服的眼睛。


熊梓淇脑子里一片浆糊。


他大跨步地走到那人身前,嘴里还胡乱地说着“别揉别揉,我给你吹吹。”


简直是放屁。


小美人放下手的第一时间他就把嘴凑了上去。


目的地一开始就不是眼睛。


根据上一次的经验,亲一个应该就能醒了。


他无赖地吮吸着彭老师的嘴唇,迷迷糊糊地想。









4


这事儿第三次发生的时候熊梓淇已经懒得去确认了。


这场梦真长?行了行了知道了我要看彭了。


而彭彭这次并没有看他。


疲惫的莫明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手里还握着一杆长长的大枪。


道具枪,别想歪了。


穿着白毛衣小马褂的熊老师轻手轻脚地在他身边蹲下,安安静静地数起睫毛来。


我家小孩儿真可爱。


等房间外渐渐传来人声,他才起身想偷一个吻,舔舔嘴角发现味道不对。


卧槽叶宇文这是哪场戏刚拍完嘴角的血浆都没擦干净就来了。









5


熊老师确认了自己的装扮后放下心来。


还好,这次终于在同一个时间线上了。


却又在打量完周边环境后皱起了眉头。


他记得这个场景。


拍大夜时片场的发电机坏了,他们俩嫌宫殿里热得慌,溜出来坐在阴凉的草地上借着月光对戏。


他记得很清楚,因为当时彭彭第二天就要杀青了,他不忍分离,犹豫纠结了一个晚上,真正想说的话还是没能说出口。


而现在,又回到这个情境下,他好像一下子拥有了上帝视角一样,发现了很多被从前的自己忽略的事情。


比如彭彭飘忽的眼神,比如他谈起仲堃仪为野心背叛孟章时语气里的惆怅和犹疑。


比如随着他说出“爱卿于我是独一无二的”而逐渐变红的耳尖。


当局者迷。


他终于忍不住握住那只再次按在他肩膀上的手,把心上人拉进一个极尽温柔的吻里。


“你于我而言,亦是独一无二。”


一朝执手,绝不背弃。










6


“熊老师,熊老师。”


那人看见他醒来好像松了口气,转而开起玩笑来。


“不是说要成为世界上最快的男人吗,怎么还在靠在游泳池边上睡着了呢?”


小可爱歪着头看着他。


“嗯?一白哥?”


骤然回到真实的时间点,他一下子竟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


不过呢,想要确认也很简单。


酒店游泳馆里四下无人,他猛然向看起来永远十六的奶娃娃扑过去。


“小明天,闭气!”


他们笑着打闹着,纠缠着潜入水下。


你看,只要再亲一个就好了。


反正人已经是我的了。









7


“熊老师以前真没什么经验?”


明明吻技很厉害啊。


彭老师乖乖地盘腿坐在床边让人擦着头发,一边隐隐有些不服气地想。


“真没有~”


那人最后薅了几把他细软的黑毛,蹲下来平视着他。


“倒是彭老师不也挺厉害的,刚才在泳池里差点让我窒息身亡……哎哟哎哟别别!不说了不说了,好好好不说了…”


腹肌八块的彭老师收手拨了拨自己的头发,遮住开始泛红的耳尖。


我能说什么?


难道要说我总是有一些荒诞又模糊的记忆,仿佛曾经在梦中被教授吻技?


彭老师甩甩头,拉住面前人脖子上搭的毛巾。


那还不如跟你再练习练习。









尾声:


天空留下了海水的痕迹,


极北冰川上也有企鹅的脚印,


玫瑰的暗香弥漫在冬夜里,


在终于复位的世界中,


我还记得你。




















第一篇现实向的rps写完了!开心!

设定熊彭两位老师是在刺客列传拍完后到浪花之前在一起的

具体情况大概还会有一篇文的

其实发生的并不是梦啊hhhhh

喜欢的话请给我评论!

这篇就作为除夕贺文吧,大家新年快乐!

然后又要祭出那个tag

#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甜不甜


评论(42)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