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猫饼

我这么虚荣的人写文当然是为了红啊!!!
没有评论我写屁同人

【IE/科幻AU/《山海》续篇】终有期

未免剧透,本文灵感来源会于文后放出。







1


易柏辰小时候爱做梦。


七八岁的小孩子,爱蹦爱跳,白日里跑得累了,晚上本应该沉沉地陷入黑甜无梦的睡眠里。


可是他不。


他总反复地做着同一个梦,梦中的他似乎飘在空中,俯视着一间内饰纯白的小房间,房间里有很多嗡鸣的仪器,正中放着个透明的玻璃箱子,像是童话故事里公主的水晶棺。


而那水晶棺里确实睡着一个人。


他总在梦里努力瞪大眼睛想看清棺中人的模样,却从未曾如愿。


日复一日,他渐渐发现,每年在他生日前后,梦中人的影像会逐渐变得清晰,一段时间过后又渐渐模糊。






那天并没有什么特别,他照常疯了一天,一挨枕头就睡得像小猪一样。


却在入梦时陡然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那个已经做过千百次的梦仿佛哪里有点不一样起来。


是哪里呢?


他环视房间,墙是雪白的,地是光滑的,仪器屏幕上跳动着他看不懂的数字,水晶棺里……


那张脸从未如此清晰。


他当时并未在一片空白的大脑中找到合适的形容词,很久以后也没有。


他定定地看着那人在睡梦中蹙起的眉心,只想伸手为他抚平。





易柏辰醒来后呆呆地在床上坐了很久,觉得心里空落落地,直到被阿妈的大嗓门惊起,一溜烟地跑去洗溯,却在临出门前鬼使神差地瞄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日历。


11月2日。


他的10岁生日刚过去一个星期。


那是他最后一次做这个梦。







“Evan学长,我想说,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但我们总会相遇。












2


Ian其实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就找到了马振桓。


说到底,Evan的母亲只是一个科学家,远称不上掩盖行迹的高手。


但他没有马上冲到大洋彼岸去。


十年已过,大家都不是不懂事的少年了,就算去强行把他唤醒了,又有什么用呢?


马振桓,比起要你在我身边,我更希望你活着。


他黑掉了那个人体冬眠中心的摄像头,一周只允许自己看一个小时,其他时间全力投入曲率飞船研究所的工作中。


其实哪有什么好看的呢,马振桓安静地躺在一个注满营养液的休眠仓里,胸部以上的舱盖是透明的,旁边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各式各样奇形怪状的仪器,易柏辰看了一个月,已经摸清了医护人员定期检查生命体征的频率。


他却不厌其烦。






“马振桓,我又来看你啦。”


“前段时间所里搞了个大项目,所有人都住在实验室,我已经快两个星期没有看到你了耶。”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好说歹说争取到一天休息,才能回家来看看你,陪你说说话。你看,我的胡子已经快长成野人了。”


“马振桓,你已经过了四个只有生日快乐没有岁数增长的生日啦,小屁孩Ian已经跟你一样大了,再过一年你就要叫我Ian哥啰。”


……


他絮絮叨叨地,对着视频里双眼紧闭的马振桓说了好多话,最终支撑不住地睡倒在电脑前。


再睁眼时已是傍晚,他一边揉着酸痛僵硬的脖颈一边抬头看向电脑,却注意到了画面中不正常的抖动。


能使有防抖动处理后拍摄到的画面抖成这样,摄像头本身应该震得更厉害。


Ian的第一反应是莫非冬眠中心所在地地震了,但这个可能性在反复查证了地震通报系统和冬眠中心其他摄像头的画面后被否定。


确认马振桓安全无虞后他稍微放下心来,渐渐地被那奇怪的抖动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跳动,抖动,静止,跳动,跳动,静止……


Ian渐渐生出了一个荒谬的想法。


他胡乱抓过一张白纸,颤抖着手指记录起来。


.... / . / .-.. / .-.. / --- / -....- / .. / .- / -. /


摩斯电码。


HELLO IAN


易柏辰背上的汗毛慢慢竖起来。











3


按摩斯电码出现的奇怪抖动在他解出词句意思后就消失了。


一向不信鬼神之说的Ian在排除了电子信号干扰的可能后翻出了马振桓自开始冬眠以来的所有录像,快进着看了一遍,又连续守了两个月摄像头,那个神秘的画面抖动却再未出现。


所以又一年在马振桓生日当天看到熟悉的HELLO IAN的抖动时,易柏辰已经出离愤怒了。


这是马振桓的生日,是我们俩的纪念日,谁都不能打扰!


他黑进了控制中心,操纵着摄像头上下转动起来。


【你是谁】


【为什么一直叫我】


画面抖动停止了,十分钟后再次传来了一条信息。


【我是你呀】


【Ian】


【或者你更愿意被叫做popo】


Ian觉得头皮炸了。


popo是他十岁以前用的小名,马振桓都不知道。











4


第三年马振桓生日当天他鼓起勇气连上摄像头,却意外地和那个神秘的抖动有了更深入的交流。


【你在设计曲率驱动飞船】


经过小名一事,易柏辰对这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无所不知已经将近麻木了。


【还只有一个雏形】


画面抖动出现了短暂的无意义紊乱。


【装】


核聚变引擎……


Ian还没记录完,监控画面一下子变得漆黑。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正手忙脚乱地不知是先找控制中心还是摄像头的问题,画面又恢复正常了。


还好马振桓没事。


他犹豫了一下,再次转动起摄像头。


【刚才画面出了问题】


【没有接收到完整的句子】


那边顿了顿,再次抖动起来,却不知怎么回事,写十几个字母就要黑屏,Ian只勉强读出几个单词。


【核聚变引擎】


【推进器】


【逃生舱】


这是让我在逃生舱里装个核聚变引擎?


Ian纳闷。


等曲率驱动飞船研究出来纯物理驱动引擎已经淘汰好几代了吧……


不过逃生舱本为备用,装个备用引擎也没什么不可以。


【好的我会装】


【谢谢】











5


第四年他没有等到那个抖动传给他的只言片语。


再接收到来自监控画面的信息是第五年深夜,再有半个小时,马振桓的生日就过去了。


他最后一次说了句“生日快乐”准备关机,却在临下线前发现画面的异常震动。


【你还在设计飞船】


【是的】


画面静止了一瞬,开始急速震颤起来。


早已背熟摩斯电码对照表的Ian眼都不眨地盯着屏幕,下笔不顿地写出一个个字母,直到抖动完全停止才低下头拼读起来。


开头几行是几个他看不太懂的公式和一大串数据,最后加上了一句话。


【你考虑过压缩飞船前进方向上的空间曲率会怎么样吗】


他把这句话翻来覆去地读过几次,霍然抬头,电脑上的时钟正好跳到00:00。




一年后,Ian在冬眠基地里对着终于醒来的马振桓掏出了戒指。


他再未有机会看见那个神秘的抖动。











6


几十G的加速度瞬间作用在他身上,Ian在“这下要被压成煎饼”的念头来得及出现在他大脑中之前就昏死过去。


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所以发现自己毫发无伤地醒来时狠狠地掐了大腿一下。


挺疼的,所以我应该没死,这里应该也不是马振桓常常念叨的那个天堂。


却在小心翼翼地走出守望者号逃生舱的第一时间推翻了这个想法。


他穿着轻薄温暖的宇航服,漂浮在一个失重的空间里,眼前出现的是他看过无数遍的画面——


——那是Evan第一次冬眠的场景。


不,这里绝对是天堂。





四周的景观更让他瞠目结舌,Evan冬眠期间各个时间点的画面同时存在,交错排开,一眼望不到尽头。


十年,十年里的每个时刻同时出现在同一个空间里,正按部就班地上演着早已演出过的戏码,奔向一个既定的结局。


有的画面里人来人往,有的画面里空无一人,有的画面里出现了失效的仪器,有的画面里突然亮起红色的警报。


相识以来,马振桓人生中唯一没有他参与的十年,每一刻都在这里。





“popo,这里是……”


用他的小名命名的舰载人工智能发出马振桓温柔的喉音。


“是的,Ian先生,虽然不知为何这里似乎连接着一个地球上的固定空间,不过根据可以自由行进超越三维限制的时间轴来判断……”


“我们正身处一个五维空间。”


“准确地来说,我们在进入死线的瞬间,被一个五维空间捕获了。”











7


Ian直到看见墙上挂着的摄像头时才想起当年那个神秘抖动的画面。


不知是记忆确实太过久远还是冬眠真的对人体大脑有损害,Ian已经想不起当年接收到了什么信息,只记得其中似乎包括一个在曲率压缩引擎研发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的重要数据。


那么,如果给了当年的易柏辰决定性提示的人就是我自己。


重来一次,我还会这么做吗?





易柏辰并不是生来就想做一个拯救者的。


他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一方面是出于道义良心,为了地球上几十亿人的生命,另一方面也是为了Evan的生命与梦想。


Ian是个能够牺牲自己拯救全人类的英雄,易柏辰不是,易柏辰只是个爱着马振桓的笨蛋而已。


如果能晚点造出曲率驱动引擎,说不定他和马振桓此时正在逃往太阳系外的曲率驱动飞船上,无需道德感过剩地为全人类忧心。


不曾后悔,不过是用来安慰马振桓的假话罢了。


但是以我一人之力,真的能改变历史的结局吗?











8


Ian最终决定给百年前的易柏辰一个机会,给全人类一个机会。


也是给自己的良心一个机会。


他真的做起来才觉得并不容易,99.9%的时间点是铁壁一块,他无法触碰里面的任何东西。


终于找到一个能够接触到摄像头的时间点时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Evan冬眠舱上显示的日期。


11月2日,马振桓和易柏辰同岁的那一年。


他轻扣摄像头,用摩斯电码打出了几个字母。


HELLO IAN











9


第一年没有回应在他意料之中,转向第二个时间点打出【我就是你】这句话也格外顺手。


困难是在第三个时间点出现的。


在他的设想中,解决这场人类灾难的最好办法莫过于在他的曲率驱动飞船上装几个核聚变引擎,最起码加几个核聚变助推器,只要探索者号自体速度能达到压缩曲率引擎的开启下限,他和马振桓就能一同拯救地球,冲出太阳系。


他想了好大一段说服易柏辰做助推器的话,让机器人载体的人工智能popo转换出每个句子的摩斯电码,准备好好地教育一下过去的自己,却在敲了一两个单词后就被所在的时间点弹了出去。


Ian这时才想起因果律这种用来保证历史不被改变的传说级别的武器来。


他还不服气,找了同一天靠后的时间点变着法子重新试验,每次都毫无意外地敲完几个字母就被弹出。


最后一次试完,他气喘吁吁地问popo:“我,我现在发送成功了什么信息?”


popo装载的马振桓语音包依然完美无缺:“根据选择性弹出记录,百年前的易柏辰收到的讯息大概是【核聚变引擎】【推进器】【逃生舱】。”


Ian模拟着自己的思维思考了一下。


“我靠,连起来不就是在逃生舱上装核聚变引擎作为推进器吗!”


看着摄像头缓慢地转动出【好的我会装】【谢谢】几个单词,Ian几乎想把几百年之前的自己揪过来暴打一顿。











10


“易柏辰,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


Ian打定主意不再把关键数据传递回去。


我不动,看因果律能搞出什么事情来。


他开始思考如果改变了历史会是怎么样的。


如果历史真的改变了,那我就不可能在这里,这个我应该会消失吧。


但是,这千千万万的宇宙中,只要有一个易柏辰最后能和马振桓在一起,其他宇宙的Ian消失又有什么关系呢。


再说了,被因果律修正总比在死线里饿死好吧。




Ian靠近最近的时间点,想再看看马振桓,却无意中听见了相邻时间点画面中两个前来检查生命体征的医护人员聊天。


“听说上星期有科学家宣布研发出了人工合成并养育人类胚胎的方法啊。”


“对啊,我看新闻说只要有营养仓和基因原料就可以,哎,你说这项技术会不会有伦理问题啊……”


Ian听着听着,突然狂喜地开始哈哈大笑,如果不是在失重的环境下,他绝对会当场跳起来。


“popo,popo!我问你!探索者号上是不是有人工合成养育人类胚胎的营养仓和基因原料!”


“是的,Ian先生,这项技术的设备已经是曲率驱动飞船标准配置了……”


“通了,通了!一切都通了!因果律、在死线里等着我们的五维空间、特定时间点才能传达信息的摄像头,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可是先生,我还是不明白……”


“你不明白没关系,快!把压缩曲率引擎的关键公式和数据调出来翻译成摩斯电码告诉我!”


Ian已经拉着小机器人滑到了第五个时间点旁边,急速地敲击着摄像头。


popo发现,周边的五维空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坍缩起来。











11


易柏辰敲完最后一个字符,抱着popo退开。


“你看,五维空间坍缩说明我们找到了对的方法,这才是因果律运作的正确方式。”


“可是先生……”


“傻popo,你还不明白吗,这个五维空间从来就不是自然存在的,也并非死线产生的。”


“它是被放置在这里,专门等着我们的。”


“或者说,它是被一个人类文明放置在这里的。”


“不要惊讶,我们现在当然远没有能造出五维空间的黑科技,但并不代表未来很多很多年后的人类没有啊。”


“你想想,马振桓独自一人乘着光速飞船逃出了太阳系,一旦他找到宜居的星球安顿下来,又发现飞船上有人工制造胚胎的设备,他会怎么做呢?”


“以他的个性,大概会把传承人类火种视为己任,开始在陌生的星球上开始殖民繁衍吧。”


“虽然以我们那艘小飞船搭载的那一点点胚胎繁殖设备几乎不可能真的繁衍出一个文明,但是popo,这宇宙中有个东西叫墨菲定律。”


Murphy's law doesn't mean that something bad will happen. It means that whatever can happen, will happen.

(墨菲定律并不是说会有坏事发生,而是说只要有可能,就一定会发生。)


“popo,即使只有百万分之一的可能,马振桓就能繁衍出一整个星球的文明,那个文明的后人就有可能为了确保他们的父神能降临到那个星球制造出一个五维空间,并把它投放到这个时间点捕捉我们,让我给最初制造飞船的易柏辰发出关键提示。”


“因为如果易柏辰造不出光速飞船,如果我没有脱离探索者号进入死线,他们根本就不会存在在世界上。”


“而且,我们身处这个正在坍缩的五维空间,就说明那个百万分之一的可能已经发生了。”


“popo,理论上说五维空间可能将我们在大宇宙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释出。”


“所以……”








Ian看着无数时间点渐渐坍缩成同一个画面——休眠仓开启了,38岁的易柏辰走进房间里,伸手抚平马振桓紧蹙的眉心。


“我来了。”


他听见时间之外的自己说。


“我来了。”


他闭上眼睛默念。




Love is the one thing that transcends time and space. 




马振桓,我们后会终有期。




















终有期写完啦!

看到后面大概有人猜出来这次的灵感来源是什么啦

是《星际穿越》,文中加粗的两句是里面的台词,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一下,好看的!(/ω\)

这两篇的一些设定和解释我会稍后放出来,有兴趣的旁友们可以去看看哦,关于结局的理解也在那里面

最后,大力求留言求评论!

评论(5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