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猫饼

我这么虚荣的人写文当然是为了红啊!!!
没有评论我写屁同人

【情人节贺文/熊彭现实向rps/霍格沃茨AU】别对我用飞来咒

私设很多的伪霍格沃茨AU


1


情人节快要到了,如果能让你拥有一种超能力的话,你会选择哪种呢?


莫名其妙的微博在首页停留的时间还没超过2秒,就被一根皮肤干燥长着倒刺的糙汉手指刷过去了。


前言不搭后语,情人节是虐狗的节日,跟超能力有什么关系?


超能力这种事,彭昱畅偶尔中二起来也曾偷偷幻想过,在外打拼辛苦想家的时候亦恨不得能拥有瞬间移动的本领,躲回温暖的避风港治愈自己。


但绝不是现在。


彼时的彭老师已经拍了一整天的戏,胡乱洗漱完倒在床上时已经临近午夜,厚厚的棉被里只伸出一只手捏着的手机和眼皮一样摇摇欲坠。


映在视网膜上的符号渐渐模糊,熟悉又陌生的方块字组合成荒诞无意义的信息。他终于借着手机屏幕蓝莹莹的光看清了自己手指甲上的倒刺。


“我现在最想要的超能力是让那边桌上指甲刀飞过来……”


这是单身狗彭昱畅在2016年情人节凌晨入睡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2


其实第二天早上看到自己枕头边的指甲刀时彭老师并没有觉得有啥异常。


拜托,他天天熬夜拍戏对剧本,吊着的眼袋比眼珠子都大,偶尔记错东西的摆放位置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所以他很愉快地用指甲刀修理了手上的倒刺,开开心心地上钟去了。


但是奇怪的事情屡屡发生,桌上的隐形眼镜第二天总在地上被发现,明明放在门口的鞋子东倒西歪地丢在床边,而他已经不知道在夜里被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砸醒多少次了,就算换房间也无济于事。


终于在某天晚上睡得正香时被本该在床头柜上的杯子里的水劈头盖脸地浇醒后,彭昱畅怒了!


我管你是超自然现象还是闹鬼,今天不把这个事情搞清楚,我就不姓彭!


于是当晚第二次被棒球帽砸醒的彭老师一骨碌跑下床,抄起架在桌上的iPad麻溜儿的调出了五分钟前的录像。


彭老师把自己裹成一大团,彭老师揉了揉鼻子,彭老师翻了个身,彭老师伸出手来咕哝了一句什么……


等等。


暂停,回放,调大音量。


彭彭耳朵贴着iPad扬声器,努力辨识着自己早先的梦话。


棒,棒球帽……飞来?”


话音未落,床边刚把他砸醒的罪魁祸首风驰电掣地飞过来,啪地扣到他脸上。










3


彭老师发现自己好像有了超能力。


哦不,别人的隔空移物功能都是切实可控的,指哪打哪,弹无虚发。而他只能小声念一句“XX飞来”,然后以甲子园专业捕手的实力接住朝着他帅气的脸庞高速运动而来的某样物体。


所以我大概活在J·K·罗琳的同人世界里。


不过二十多岁青年的好奇心和胜负欲总是过剩的,经过两周每天半夜房间里传出奇怪嘭嘭声的刻苦练习,养成了带口罩睡觉良好习惯的彭老师对飞来物体的速度和落点已经有了基本控制,不用每天夜里提心吊胆生怕梦里说出“水果刀飞来”,也开始敢在偶尔累到不想动的时候避开剧组眼线偷偷地把远处的暖水袋挪到自己怀里来。


但是有句老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那天的天儿很蓝,风儿很暖,北京的交通一如既往地拥堵。刚熬了个大夜的彭老师坐在出租车上,困得头一点一点的。


“彭老师,实在困你就睡一会儿,到地儿了我叫你。”


被揽着靠在那人肩上,彭老师还嘟嘟囔囔地挣扎着。


“不,不行,待会要试镜了,我,剧本……”


薄薄的几页A4纸从松软无力的指缝间滑出,眼看着就要掉到地上,彭昱畅脑子里一片浆糊,只想着不要弄脏了待会要用的东西……


剧本飞来


泼墨的纸砚糊了他一脸。


耳边传来熊梓淇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











4


卧槽。


彭昱畅彻底醒了。


穿帮来得太快一瞬间被击败。


他还没想好怎么跟熊梓淇解释,左手就被旁边的人握住了。


“彭彭!”


他很兴奋地喊了一声,反应过来之后瞟了前排带着耳机摇头晃脑的司机一眼,压低音量。


“你也是个巫师吗?”


What?


Excuse me?


巫师?


也?!!


“对呀!”


望着他的人脸上挂着热切的表情。


“你刚才不是用了个飞来咒吗,就像这样——剧本飞来。”


彭老师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被称之为剧本的薄册跳到对方手中,听到了一个月里第二次世界观破碎的声音。










5


“所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巫师?”


“有。”


“那《哈利波特》的故事都是真的?”


“那倒不全是……”


“重点是,熊梓淇,你是个巫师???”


“呃,如假包换。”


熊梓淇打断还想开口的彭彭。


“好了,该我问你了,你有巫师天赋,怎么会没有在10岁生日之前收到巫师学校的入学通知书?”


熊梓淇认真的时候总是眉目锋利的,彭老师有点怂。


“我,我怎么知道啊……”


“不应该啊,”


熊梓淇蹙起眉头。


“我记得2000年之后信鸽已经逐渐被短信通知取代了呀,而且你又不是广东人……”


广东人又是什么梗!难道你们是因为广东籍的小巫师总在汤中吃出自己的入学通知书才大力发展信息技术的吗?!!


彭昱畅一脸黑线。


“不过梓淇哥,你为啥了解得这么清楚啊。”


东北大汉回过神来嘿嘿一笑。


“因为我毕业后留校当了两年魔咒课老师啊哈哈,江湖人称熊老师是也。”


我靠。


彭昱畅觉得待会儿那耍大枪的网剧试镜应该不能好了。











6


阴差阳错地,彭昱畅不仅拿到了人生中第一个男主角,还收获了可能是人生中唯一一个魔咒课老师。


“熊老师,这个动作是这么做的吗?”


早早收工的彭昱畅正手握坚持认为魔杖除了集中注意力释放魔力外别无它用的无杖魔法大师熊梓淇推荐的“最佳魔杖替代品”——一根筷子挥舞着,一边向视频里身处海峡对岸的成年男巫提问。


“没错啊彭彭,你再试一次。”


荧光闪烁


筷子头上闪出了一星半点火花,转瞬熄灭了。


“唉。”


彭昱畅把筷子丢在床上,瘫坐下来。


“熊老师,我是不是很笨啊,最简单的魔咒都学不会……”


“没有啊彭彭,我教你的动作手势和咒语的念法你只要一两遍就学会了,比大多数我曾经的学生都要聪明得多。”


“那我哪怕能放出一个最基础的魔法也好呀,起码不要像现在一样,每天就只会这个飞来那个飞来的,其他什么都做不了……水瓶飞来


熊梓淇隔着手机屏幕,看到一个比彭老师脸还大的矿泉水瓶慢慢悠悠地飞到垂头丧气的小鹌鹑脸前,被他一手接住。


他突然觉得这事好像有点不对劲。


“彭彭啊,我问你。”


“嗯?”


小鹌鹑抬起头。


“你这飞来咒是不是不需要魔杖也不需要特别集中精力就能施展,只要说出或者在心里默念‘XX飞来’就行?”


“嗯……好像是这样的,以前说梦话都可以。”


“那你是不是可以自由控制飞来咒的力度和速度?”


“刚开始还不行,练习之后逐渐可以了……怎么了吗?”


熊梓淇乐了。


“彭彭,你没见过多少人用飞来咒,所以不知道魔法界中约定俗成的飞来咒是什么样子的。”


他转过手机镜头对准房间走道,念了一句“电动牙刷飞来”,细长的棒状物一闪而过。


“看到了吗彭彭。”


熊老师丑不拉几的飞机头出现在画面里。


“我使出的飞来咒,速度是固定的,我并不能让它想快就快想慢就慢。而且据我所知,整个魔法界应该没有人可以。”


彭彭一时怔住了。


“所以呢……”










7


“所以啊,彭彭你当然不是笨蛋,你是个天才!”


说出这句话的熊老师已经不是那个顶着飞机头的熊老师了,熊老师杀青后马不停蹄地回了一趟母校,再见到彭彭时已经挂着两绺挑染了。


头上冒着汗珠的方方土不耐烦地把长发撩到一边,慷慨激昂地对着彭老师比划起来。


“我在我们铁岭魔法学院查到一本古籍,上面说有种巫师天生对某一个咒语的掌控能力特别强,在其他方面的学习能力会稍微弱一点,这种巫师被称为‘天赋者’,天赋者的天赋需要被触发才能显露,所以彭老师你小时候才没被魔法学校发现。”


“真的吗……”


彭昱畅还有点犹豫。


“那当然。”


熊梓淇不管三七二十一,拽着他就走。


“彭老师,书上有个很简单的方法检验你是不是‘天赋者’。”


他们俩绕到殿后无人的角落站定。


“在魔法界,飞来咒是移动无生命物体的咒语,不可能移动得了有生命的东西,比如我说——彭昱畅飞来


熊老师对他伸出手。


“你看,没有反应吧。”


“彭彭,如果你能对我使用飞来咒,就说明你是飞来咒的天赋者。”


“彭彭,来吧。”


彭昱畅看着几步之外长身玉立的青年,他本与他萍水相逢,却在知道了他突如其来的能力后尽心尽力地教导他、帮助他,甚至在他自己都快放弃的时候鼓励他,费尽心思地寻找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真相。


他慢慢地张开双臂。


熊梓淇——飞来


他召唤着他,把自己投入那人并不怎么坚实的怀抱里。











8


确认了自己的特殊身份,彭昱畅的心态也平和了许多,加上视频电话一个不少,竟陆陆续续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学会了好几个简单的魔咒,惹得熊梓淇直夸他聪明。


早在他去苏州的一个星期之前,熊梓淇就神神秘秘地告诉他要给他演示一个高级的魔咒。等到真的确认了他的参演消息,熊梓淇更兴奋得像喝了假酒一样,街拍完发了微博还不满足,一回到酒店就着急忙慌地拉着他进了房间。


“彭老师,为了给你示范这个魔咒,我把我尘封已久的魔杖都拿出来了,彭老师可要捧个场啊。”


熊老师让彭昱畅退开一点,自己在原地闭上眼睛,瘦削的面颊上显露出一种圣洁的美貌。


他挥动着魔杖,轻轻张口。


呼神——护卫


银色的光丝从他魔杖顶端连续不断地涌出,须臾汇合出一只轻灵的银白色巨兽来。


他睁开眼睛,笑着看向被震撼得话都说不出来的魔咒小白彭昱畅先生。


巨兽轻跃至他身前,偏头蹭了蹭他的裤腿。他的双手毫无阻碍地穿过巨兽银白色的身体,所过之处竟是与视觉上完全不一样的温暖触感。


熊梓淇的声音似乎很远地响起来


“这是呼神护卫,用来对付一种邪恶的东西,要心里想着生命中快乐的事才能释放出来。”


他抬头,在缭绕的光丝里找到他的眼。


“彭彭,你知道我刚才施咒的时候想着什么吗?”


腿边的巨兽渐渐消散在空气中,青年温柔的话语网一般把他包裹起来。


我想的是你。


那网缓慢地收紧。


我想着的,一直是你。


他再也不想挣脱。










9


房间里的光丝终于散去,熊梓淇嘴唇开合了一下,彭昱畅上前两步,打破了这温暖的寂静。


“熊老师,我最近也学会了一个新咒语。”


熊梓淇挑了挑眉,闭上嘴让彭彭拿过他的魔杖。


彭老师很新奇地研究了一下,找到了一个舒服的持杖方式,将魔杖对准他。


熊老师心中渐渐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统统石化


他仰面倒下去之前瞥到了彭老师狡黠的笑容。


“彭老师太坏了。”


四肢僵直被彭老师轻轻松松抬到床上的熊梓淇很委屈地说。


“学会了统统石化都不告诉我。”


彭老师埋头脱掉了他的鞋,熟练地用飞来咒召唤来被子把他捂得严严实实的才开口。


“你还好意思说。”


“听听你那鼻音,已经感冒好几天了吧,怎么,那谁的魔药终于用完了?”


熊梓淇嘴都被厚棉被捂住,瓮声瓮气地说了几个辩解的词。


彭彭没好气地把他嘴边的被子掖好。


“重感冒还非要使大量消耗魔力的魔咒,我看你是不想拍戏了。”


熊梓淇眨巴眨巴眼,不敢说话了。


彭老师没气一会儿,熊某人委屈巴巴的声音又传来。


“可是,彭彭你……”


你还没给我答案呢。


彭昱畅转头,看到熊老师那张从眼睛到嘴每个地方都写满了“我刚才表白了你到底答不答应呀”的脸,噗嗤一声笑了。


“熊老师你好好睡吧,今晚我不会走的。”


想了想又低下头,顶着某人闪闪发光的眼神在他额头上啾咪了一下,红着脸躲到厕所里去了。


床上cosplay法棍的熊老师看着小可爱的背影嘿嘿嘿地傻笑起来。










10


他无聊地摁亮手机锁屏,看一眼又关起来。


2017年2月14日。


情人节啊。


熊老师现在在拍戏吧。


横店最近很冷,不知道他的病好点儿了没有。


彭昱畅烦躁地把手机揣回口袋,却在收回手时注意到了指甲上的倒刺。


啊,又是这个。


在苏州时熊老师一直监督着他吃鱼吃蔬菜,帮他剪指甲抹护手霜,他已经很久没有长过倒刺了。


虽然才一天不见,但是……


总感觉好想熊老师啊。


彭老师连“指甲刀飞来”都没有心情喊了……


他突然想起去年夏天实验了一次之后就被熊梓淇禁止的活物飞来咒。


不过现在隔了几千里,早就远远超出他的咒语使用范围了。


所以,偷偷叫一下也没事的吧。


他低下头,在心里默念了一句“熊梓淇飞来


又开口小声地重复了一遍,


熊梓淇——飞来





“原来我们彭彭这么想我啊。”


彭老师猛地抬头,刚刚还牵肠挂肚的人就在眼前。


“熊老师……”


他惊叫出声,又想起熊梓淇跟他说过的对活物使用飞来咒的伤害。


“熊老师你,你是被我召唤着飞来的?你没事吧,没磕着碰着什么东西吧?”


熊梓淇按住在他身上乱摸的双手,呼噜一把小孩儿头上翘起的呆毛。


“你还真以为是自己让我飞来的呀。”


“小彭同学,魔法界还有个黑科技叫幻影移形呀。”


“看来除了别对我用飞来咒,我们小巫师还有很多知识要学啊……”


熊老师说教的话语融于两人相触的唇间。


亲爱的小巫师,情人节快乐。












耶!迟到的情人节贺文来啦!

一个私设超级多的霍格沃茨AU~

这个梗在前面点梗里面都没有人说耶,森气

大概会出同一世界观的《魔法男团湿背秀》吧

(等我填完真o男团)

最近没发文,恍惚有一种已经过气的错觉hhhhh

所以喜欢的请多多给我评论支持,十分感谢大家!

评论(58)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