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猫饼

我这么虚荣的人写文当然是为了红啊!!!
没有评论我写屁同人

【裘光/生子向】戍

时间线完全私设






1


陵镇的人们都说,城东林家的小少爷是个乖巧安静的娃娃。


可不是吗,听说尚在襁褓中时就不肯与大人同睡了,照顾他的乳母平日里都只能在一帘之隔的外间歇息。


直听得茶摊旁的小妇人发出艳羡的抽气声。







2


风言风语传来时披盔戴甲的高大男子正俯身向那不足四尺的柔软床榻上望去。


他从前身居至尊之位,号令天下莫敢不从,长身而立自有一派威仪之态,此时却被那拱来拱去的小小一团吸引了目光。


床榻上的小娃娃悠悠醒转,看着他迷迷蒙蒙地咯咯笑起来,小脚把身上裹着的绣花锦被瞪得乱七八糟,挥舞着双手要抱抱。


白嫩的小手毫无阻碍地从男人半透明的臂膀中穿过。


男人看着小娃娃脸上懵懂的神态,莫名地勾起一抹笑意。振袖唤出一股清风拂醒瞌睡的乳母,身影渐渐消匿。


朕……我就说,那位故人之子,如何能是个安定的性子呢。







3


“这便是他的儿子?”


“回王上,是的。”


白衣青年闻言挑眉,淡淡地扫了一眼面前低眉顺目的少年将军,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小齐……”


仍不肯抬头的少年将军肩膀微颤,未及说点什么,就被床榻上的响动打断。


粉雕玉琢的小团子颤颤巍巍地向他爬来,扑在榻旁的围栏上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腰侧佩的名剑。


身旁有些细微的笑声响起。


“小齐。”


他愣怔着回眸,落入一片雪融后春日的湖水里。


“小齐可还记得如何舞剑。”


他的王手上虚抚着那位别有天赋的将军之子,声音却像是从格外悠远的天外传来。


“可惜,此处并无桃林。”


“无妨。”他倏然站起,抽出千胜,烛火的莹光模模糊糊地穿过他的虚影,他摆出一个多年前在深山屋旁桃树下就刻进骨血里的起手式。


吾心安处,处处是桃林。







4


黄杉男子到来时小林公子已经很会走了。


他躲在后花园的廊下,看着咿呀学语的小孩儿口齿不清地叫着“哥哥”,歪歪扭扭地向前跑去,终点处轻笑的少年不时挥一挥与烟雨同色的袍袖,柔和的气旋便会出现在身前将即将摔倒的小娃娃托起。


视线纠缠于少年依然瘦削的脸颊上,小娃娃终于跑到了那位本应是叔叔辈的“小哥哥”身前,他似乎已经很习惯玩伴不能被触到的身影,兀自地捧着刚捡的小玩意儿给少年相看。


风中传来少年柔声纠正小娃娃关于辈分称谓的话语,男人一时痴了,索性倚着廊柱席地而坐,悄悄挥开青石小径上绊脚的石子,折了道旁花枝上蜇人的小刺。


少年的耳尖渐渐地红了。







5


林家小子在能跑会跳的年纪有了个啰嗦又不务正业的小叔叔。


这位叔叔其他的不行,调皮捣蛋上房揭瓦倒是一把好手。林小少爷上不了私塾,每日除了同小将军扎会儿马步,跟仲先生识两个字儿之外全挂在那位玄色衣袍的叔父屁股后面玩泥巴斗蛐蛐,乳母每天追都追不过来。


但这位叔父似乎也并不每时每刻都是无忧无虑的样子,他偶然有一次从梦中醒来,朦朦胧胧地看到小叔叔似乎独自坐在窗台上,对着月亮和星星自言自语。


“……那为何,为何你不肯来见我呢。”


困意袭来,他又被裹挟着卷进五彩斑斓的梦里。


阿离。


阿离是谁呢?







6


见到阿离那天他刚过完五周岁生辰。


林府近日守卫越发森严,他不再被允许出府去玩,只能呆在家里舞剑练字。


几乎是一瞬的事,黑衣人们从天而降,前院很快响起搏杀之声。执小叔叔领着他躲到从前玩乐时搭的树屋里,他瑟缩在树屋的一角,偷眼望着树下同样身形单薄的魂灵。


“你就是他的儿子。”


身旁从虚无中出现的男人身着红衣,他吓得睁圆了眼睛,似乎突然明白小叔叔念的话本子上那些艳鬼应该是什么样子。


“罢了,罢了。”


良久,红衣男子长叹一声,握住了手中的箫。


他看见小叔叔眼中的那一抹红影。







7


听说了吗,城东那个林家被一伙贼人闯入,衙役赶到的时候躺了一地贼人的尸体,他们全家都失踪了,尸骨无存!


是啊是啊,我还听说城东的妹夫说啊,那晚有人看到一个红衣艳鬼在大开杀戒呢。







8


“阿戍,阿戍醒醒……”


他挣扎着睁开眼,发现正被抱在一个怀抱里,一个温软的、触手可及的怀抱里。


“阿戍,阿戍”,身着华美紫袍的男子眼眶通红,看他醒转几乎落下泪来,他哑哑地啊了几声,终于忍不住埋在那人怀里,哇地哭出声来。


“阿戍不怕,不怕,爹爹回来了,爹爹不会再丢下你了……”







9


我姓陵,我叫陵戍。


从前我是天璇故国陵镇林家的小公子,现在他们都叫我太子。


六岁那年的清明,爹爹带我去扫了一个墓。


他说,我的父君就睡在这里。


“阿戍。”


他蹲下来看着我,伸手抚触着我的眉眼。


“你长的很像你的父君。”


“他是爹爹见过最厉害的将军。”


“可惜…”


他叹了口气,不再开口。


但我偏偏知晓他想说什么。


爹爹,不是的,我见过父君。


我扭头看向身后,束发的将军正拱手感谢友人这些年来的照顾,叔父们对我眨眨眼挥挥手,一个一个地消失在春日的暖阳里。


他走到我身边,摸摸我的头。


“爹爹。”


“嗯?”


“我好像知道父君为何要唤我阿戍了。”






吾爱即为家国,吾戍吾爱,寸步不离。














一直想写的裘光……写完了

大概是个裘振死后陵光生了小娃娃为他隐藏身份然后自己去打天下了的故事,小娃娃能看见魂灵,然后裘将军就拜托各路魂灵朋友去保护他

裘将军自己保护陵光去了

公孙丞相是辅佐陵光打天下的真.治世能臣,没有感情线没写而已

其实今天本来是想写自己的生贺的,但是写完了感觉不行,一定要马上发出来

所以12号我生日当天应该没有贺文了嗯

还是希望大家多多评论留言

评论(32)

热度(100)

  1. 最毒的懒人一个猫饼 转载了此文字
    😭